新聞是有分量的

曾剛:商業銀行流動性風險的成因有哪些?如何

2019-12-19 06:57欄目:商業

隨著金融改革的深入和宏觀經濟的調整,中國銀行業流動性風險長期化、結構化趨勢日益明顯,并成為重要的風險來源,該風險一旦爆發,對商業銀行自身乃至整個金融體系甚至經濟全局均具有極強的破壞性。本文從銀行內部管理、貨幣政策和監管,以及宏觀經濟狀況等因素入手,對中國銀行業流動性風險的成因進行分析。作者認為,影響流動性風險的因素錯綜復雜、相互交織,僅靠銀行自身的管理,并不能有效管理流動性風險并防止其外溢,因此需要構建更為完善的流動性風險管理體系。

2018年5月23日,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正式公布《商業銀行流動性風險管理辦法》,自2018年7月1日起施行。主要目的為加強商業銀行的流動性風險管理,保障商業銀行安全穩健運行。

商業銀行區別于其他金融機構的最根本特征是通過吸收存款來發放貸款,借助“杠桿化運作” 和“期限轉換”(maturity transformation)完成資金供給和需求的對接,這使得商業銀行天然存在發生流動性風險的可能性。而流動性風險一旦爆發,對商業銀行自身乃至整個金融體系甚至經濟全局均具有極強的破壞性。

2008年爆發的國際金融危機,國際銀行業普遍掙扎于流動性緊張的泥淖之中,給國際金融市場和全球經濟造成巨大破壞。這一教訓再次顯示,對商業銀行而言,必須始終保持流動性風險管理的有效性,稍有疏忽大意便可能釀成巨大災難。也正因如此,次貸危機后,強化對金融機構流動性風險的監管成為國際監管改革的重要內容。

2013年6月的“錢荒”,暴露出了中國銀行業所存在的流動性風險問題,之后,2015年、2018年,銀行間市場多次出現了較大幅度的流動性波動。2019年5月,包商銀行被接管,在造成短期波動的同時,還形成了市場流動性的分層,中小銀行和非銀金融機構流動性風險顯著上升。總體來看,在過去一段時間中,中國銀行業流動性風險長期化、結構化趨勢日益明顯,已成為銀行業一個重大的風險來源,有必要對其進行更深入的研究,并構建更為系統的應對機制。

一、銀行的流動性風險

巴塞爾委員會(Basel Committee,1992)曾將“流動性”定義為:“確保銀行清償到期債務的能力”。在2000年發布的對1992年文件的替代性文件《銀行機構流動性管理的穩健操作》(Basel Committee,2000)中,巴塞爾委員會又將“流動性”定義為“增加資產并滿足到期債務清償的能力”。

美國金融監管當局儲蓄機構監理署(Office of Thrift Supervision,OTS,2010)在2010年發布的《流動性風險管理與投資證券》中,對“流動性”同時給出了三種定義,即“流動性,是利用資產融資以清償到期債務的能力;是持有的現金和能夠無顯著損耗地迅速轉化為現金的其他資產總量;是以合理或可接受的成本滿足負債償還或承諾兌現所需資金的能力”。OTS最后指出,無論哪種定義,其本質都是“在需要錢的時候有錢”。

美聯儲(The Federal Reserve System,2010)在2010年發布的《商業銀行監管手冊》中,將流動性定義為,“是金融機構在不造成未預期損失的情況下滿足其現金和債務抵押需求的能力,……為保證充足流動性,機構必須在成本收益之間取得平衡:流動性過少可能導致因無法穩定地滿足約定償債義務(contractual obligations)而將機構暴露在一系列負面沖擊面前;反過來,流動性過多又會帶來較大機會成本,對企業盈利性產生不良影響。”

中國銀保監會2018年頒布的《商業銀行流動性風險管理辦法》則將流動性風險界定為“商業銀行無法以合理成本及時獲得充足資金,用于償付到期債務、履行其他支付義務和滿足正常業務開展的其他資金需求的風險。”

曾剛:商業銀行流動性風險的成因有哪些?如何

2019年第二季度商業銀行分機構流動性比例(%)

數據來源:銀保監會

從上面的各種界定可以看到,盡管側重有所不同,但基本都包含了三個要素。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時間要素。“流動性”所關注或反映的,并不是銀行在長期內的償付能力,而在特定時點上的清償能力。如果在特定時點上,銀行不能承擔到期債務清償或兌現資金承諾,不管其資產負債狀況如何良好,仍會引發流動性風險。其次是成本要素。不管以怎樣的方式(資產變現或負債融資)獲得資金,流動性好壞應“以合理或可接受的成本”作為標準。從這個意義上講,過分強調保持短期清償能力,而放棄對資產盈利性的考慮,也不能算是好的流動性管理。第三是數量要素。良好的流動性意味著銀行在特定時點上獲得的現金或其他資產總量,在量上應足以覆蓋到期應償債務。

?
打河南麻将怎么算胡